专访魅族Flyme事业部总裁杨颜

安卓手机(mobile.hiapk.com) 编辑:凤凰科技 时间:2017-10-12 手机扫描分享

Flyme要为两个品牌服务,但比起为一年14款手机服务,杨颜还是觉得轻松了不少。

文 | 韩洪刚

半年前,黄章又回来了。

2014年,魅族危急关头,杨颜、白永祥和李楠数次去黄章家,敦促他出面稳定局势,之后魅族获得阿里投资,从一家小而美的公司,变成主流手机厂商之一。

如今,魅族为销量和盈利困扰,去年的机海战术损害了品牌价值,今年的旗舰机Pro 7最近也降价销售,魅族又面临新的难题。

黄章出山后第一件事,便是调整了公司架构,成立魅族、魅蓝和Flyme三个事业部。魅族由黄章亲自挂帅,打造高端手机,也就是黄章心心念念的“梦想机”;魅蓝由李楠担任总裁,更看重手机的销量。Flyme团队继续为其他两个事业部研发系统,但和之前相比,他们更需要考虑Flyme如何适配两个不同定位的产品线。

同时,先前为华为成功打造高端机形象的杨柘也来到魅族,总体负责魅族事业部的营销。

Flyme事业部总裁杨颜说:“拆分的目的很简单,去构建两个调性完全不一样品牌。在公司大战略下希望两个品牌去抓住不同的人群用户,魅蓝是年轻用户,魅族是高端一些的。”他形容魅蓝是面向年轻人的“演唱会”,而魅族则是面向商务人群的“交响乐”,在系统的外观和功能上,也要针对不同人群有所区分。

两个品牌差异越来越大,但杨颜觉得自己的事情变化不大,“很多年前Flyme团队就是相对独立。”杨颜表示,拆分之后,不过是由以前的一个需求方,变成了两个需求方。

“对外界来说,魅族今年好像发生了很大的事情,但对我来说都没什么。”杨颜告诉36氪。他依旧不紧不慢地升级着系统,在9月26日的一次直播会谈上,他说今天的升级没有大的功能和用户体验升级,算不上大版本升级。

小功能有两个,游戏模式2.0和安全家庭模式。简单来说,游戏模式2.0让用户在玩游戏的时候,不会被消息和电话打断,而安全家庭模式可以让用户保护家庭成员,防止老人小孩遭遇诈骗电话。

至于Flyme 7?

“还在研究中。”

36氪专访了杨颜,谈了谈今年黄章回来之后的变化,也谈了Flyme的产品和国际化情况。

机海战术是无奈的选择

36氪:去年魅族用了机海战术,发了十几款手机,这给你们Flyme团队是不是带来了不少的挑战?

杨颜:压力很大,其实我们从效率的角度来讲,我们也不喜欢这样的方式,我们不讨论战略的对错,我们当然更希望用少的机型卖同样的量。

36氪:最好就跟苹果那样。

杨颜:对,那很好,但是有现实的困难,我们也理解,比如说销售,你品牌也好、渠道也好,乃至我们说产品本身的竞争力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的时候,你必须依靠这样的换代来保持竞争力,这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这肯定是谈不上饮鸩解渴,我觉得是在变得更有竞争力的过程中,为了保证这个量不掉下来,我就要进行这种方式。

36氪:更应该确保竞争力的是什么?

杨颜:就是刚才我举的三点,品牌、渠道、产品本身的竞争力。

36氪:但去年很多产品都不太好。

杨颜:那也不对,你毕竟是一个商业公司,商业公司就必须要为商业负责,你是竞技体育你就必须要赢,你再有体育道德,或者再怎么玩的花哨、好看是没用的,商业公司也是一样的,但是区别就在于,可能我们不是那样毫无限度的注力的。

我很多年前举过一个例子,这个话我跟别人也很少说,我脑子里面举了一个例子,我们看起来更像是把一个东西做好,然后为了要去做一个更好的东西而想办法赚点钱让自己活下来,绝大多数正常的不神经病的公司应该是我要赚钱,我要盈利,我要估值更高,所以我要做一个好东西来赚更多的钱。

其实最后结果是一样的,但是如果一切没那么顺利,如果在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当你真的要去做选择的时候,就一切顺利下的选择不叫选择。那种东西是没有难度的,真正是要你要左手还是右手,要断一条胳膊的时候,这才是选择。这种东西就是,到那个时候你才能看出来他最重要的是什么东西,你目的是要做一个好产品,活下去,赚钱,只是活下去的一个手段,还是说我最终的目的是要赚钱。

36氪:现在你们有面临这样的选择吗?

杨颜:这种东西每天都在面临,你说我做Flyme,我做商业化,我每天都在面临这样的问题,商业化和用户体验大部分时间是相悖的,每天都在权衡,退一点还是进一点。我所描述的这种状态它不见得是一个非常健康的状态,我所说的它是存在于骨子里面的一种价值观,一种和别人不太一样的东西,当然,我也相信你既然在一个商业体系下,你还是要用商业的基本逻辑去管理企业。你所聊的信仰嘛,总得有点超脱的东西,对吧。

两个品牌,一个系统

36氪:黄章现在回来,专注要做“梦想机”,日后魅族和魅蓝在品牌和定位上都会有区分,那么对Flyme来说,会有什么要求?

杨颜:我觉得最大的要求是视觉上。因为功能它是可以开关的,它其实是一个相对简单的事情,我们都说一个东西你可以放在那儿,你用的时候打开,不用的时候关掉,或者它就是默认打开、关掉。更多的可能是一个交互,或者是视觉上面的差异,因为它是一个,真的是每一个群体是完全不一样的审美,而且是从根子上,而不是说我一百个,99个功能是相同的,我有1个是有差异化的,并不是这样的。

36氪:现在是已经开始考虑差异化的问题了吗?

杨颜:这个东西我们早就考虑过,比如说我们高端机是不是就应该不一样,低端机是不是就应该另外一个样子,早就考虑了,不分业务线,毕竟你价格区间跨了这么大,我们也考虑过。但是之前确实拉的没有那么大开,从整个营销它的产品定位,营销上,它本身就没有拉开,你会发现买我们最高端的pro的用户和买最低端的魅蓝的用户,他差距能有多大呢。他好像还是那一群偏年轻一点,对手机、对IT、对互联网有一定了解的,类似这样的人。所以,之前的一个现状,用户的群体它本身没有拉的很开,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去做这个事情的收益就会偏低。现在又是另外一个情况了,刚才我也描述了,李楠的风格,杨柘的风格,一个演唱会,一个交响乐,完全不一样。

36氪:魅族系统的很多交互,在后面是被不少人借鉴,甚至成为他们的卖点,魅族为什么一直对这方面没有什么措施?

杨颜:很难,其实从知识产权保护,整个法律的保护来说,很难。比如说像有些外观专利、交互上的专利,它是你可以从很多的角度去阐述同一个现象,从技术的角度,从设计的角度,从某种原理,或者某种,我明明描述一个MBack,我可以用二十种方法去描述它,这二十种方法都是可以申请专利的,首先这是一个专利上客观的问题。

另外就是,大家都知道中国这种专利官司你打了,效果也不见得有多明显。还有就是说,可能我们在一些领域里面,特别是一些偏底层的一些专利上面,也可能要用到人家的一些东西,这才有一些交错。实际上在一些很成熟的企业,也会做一些专利的防御,专利的互换等等,这些东西纠缠到一起的时候,当然,我觉得还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早些年我们对于很多法律意识没有足够的重视,这个肯定也是有的。

36氪:现在几乎所有操作系统,视觉外观上可能有一定的区别,但在操作上总体来说都趋同,在各种功能上,可能没有什么亮点,在这种情况之下各家系统都趋同的时候,操作系统会怎么做?继续做还是升级?

杨颜:首先肯定是越来越难,一个行业它趋于成熟之后,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因为,首先大家都已经看到了正确的方向,在不成熟的时候每个人有不同的选择,有人会选择对的,有人会选择错的,那个是考虑判断能力的时候。但现在不会有人选择错的方向了,因为都很清晰了。各种技术人才也好、经验也好,都到一定的程度了,也不会说谁比谁的技术实力差多少,也不会,但几年前真的是天差地别的,首先这是一个客观事实,它就是会越来越难。

其次,这种东西我觉得,我还是说,这是我个人的说法,他们要抄我们肯定还是要告他,但是我觉得很多东西,创意你说值钱吗?某种层面上它是值钱的,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它也不值钱,真正值钱的是什么呢?第一是你能把这个创意,能够把它做出来,执行出来,很快的落地,变成是真的东西,这个很难的。第二点是,你如何能持续不断的产出这样的创新点。

36氪:那现在系统,你觉得哪些方面可能出现技术突破?或者有一些AI和语音交互?

杨颜:对,AI和语音交互这个事情已经清晰了,只不过有人选择去做,有人选择可以先不做,这两个是毫无疑问的。其他的就没有那么,显示屏这东西也是,如果说他探索出来平衡电池这东西能落地的话,这也都不用说了,就这几个东西够折腾的了。就说现在的一些新技术也在慢慢的应用在其他的一些新兴领域,不再像过去十年以来,智能手机始终是最潮的一个终端。

36氪:现阶段比较大的挑战是什么?

杨颜:如果从整个公司来讲,那这两个事业部分开之后,各自需要再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包括在产品方面自己的定位,包括说后面的所有支撑部门怎么去运作,我们还好,刚才说到了,我们适配还是流水线作业,部门分拆对我们来说没有业务上的影响。

黄章回来造手机,是因为身体里的小男孩复活了

36氪:魅族今年在公司结构上有不小的调整,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酝酿的?

杨颜:这个话题我们从去年就聊过。

36氪:去年什么时候?

杨颜:具体时间我不记得了,不是不能说,是不记得了。一个企业他很多事情都是刚有一个想法的时候是很不经意的,大家在说起来的时候,都会有这么一个方向,它始终是一个可能性,但为什么要选择在某一个时间或者说要下某一个决定它能做,其实这个背后牵扯的资源和要协调的东西还是非常非常复杂的,最复杂的比如说像渠道。

36氪:销售渠道还是?

杨颜:销售渠道,像这些东西,如何去拆分,你的品牌定位,你两边的产品线如何去规划,这些东西都是特别复杂的。所以话题早就聊过,但选在了一个合适的时候。

36氪:包括来了一些高管?

杨颜:人肯定是服务于战略的,战略已经定下来了,说我们坚决要这么干了,然后再去物色合适操盘它的人。

36氪:现在是从渠道,销售渠道这些,但是我看之前说供应链还是会共享的?

杨颜:对,供应链会共享,其实现在渠道也还是处于共享的一个状态,因为渠道很难说短时间内我们马上再铺一条,无论从钱还是时间上都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36氪:2014年黄章出山,是你、白永祥和李楠亲自去劝的,那这次他出山的触发点是什么?

杨颜:应该是他体内的小男孩又觉醒了。他还是一个真的想做点东西的人,哪怕说公司赚很多很多钱,或者说怎么怎么好,你让他去安安静静的坐在家里,不现实,他想把他的一些,我们说梦想也好,说什么东西也好,可能它是个褒义词、贬义词,把他那些东西注入在产品里,然后用那个产品去证明自己的价值。

36氪:上一次他出来的时候,魅族正面临危机,他的出山被看成是力挽狂澜,这次不再是这样的背景了?

杨颜:没有。

36氪:这次就是他自己想出来?

杨颜:我觉得是他想去做这样的事情,他想把他的价值,他认可的东西传达出来。

36氪:分拆之后,Flyme事业部跟以前的工作有什么变化?

杨颜:我们没有特别大的区别。其实整个任命下来,可能里面外面大家都风风火火的,其实与我们内部大家没人太讨论这个事,影响不大。

36氪:现在的人事架构是怎样的?

杨颜:魅族逻辑上是老白和李楠两个人是这个事业部的总裁,他们两个人在总裁的位置上。李楠是魅蓝的总裁,魅族那边的总裁,我们架构图上画的是黄章和老白他们两个人,他们两个人都会参与到魅族产品的规划定义、营销策略这些事情里面。

36氪:那平时交流的话,你是直接跟他们两个交流吗?

杨颜:交流的话,魅蓝那边当然是跟李楠了,这边的话杨柘会多一点。

36氪:之前看到一个消息,说华为来的潘一宽离职了,有人认为是华为的风格并不适合魅族。

杨颜:魅族并没有什么固定的风格,我们是小作坊摸爬滚打出来的,没有大企业的工作经验,也没有固定的风格和文化,华为的风格来我们这儿不存在什么问题。

36氪:不少人也在批评黄章不知道怎么是现代管理。

杨颜:所以要启用更多的有能力的高管,我刚才所描述的是说我们没有那么强的冲突,这不像是一个,比如说华为他已经形成自己的一套方法和价值观了,你从腾讯再过几个人,腾讯也有强烈的方法和价值观,这才会有冲突,我们更多的是,他在华为,假如说搞的很好,我们愿意信任和接受他的某种价值观和方法论,除非事情搞的不好,否则不会有什么冲突的。

其实我们在他们之前,我们公司有很多华为的同事,而且职位也不低,总监这一级,销售那边也有很多的,而且在公司也比较长时间了,这没有太多融合的问题。

36氪:阿里和魅族的合作最近有什么问题吗?在上次推送的时候,YunOS已经改成安卓底层了。

杨颜:这个没有,这次修改只是业务上的一些调整。

36氪:目前阿里对魅族还是满意的?

杨颜:相当满意。估值翻了很多了。


标签 魅族 Flyme
【来源:tech.ifeng.com】
  • 手机
    访问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