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扯下一代计算平台了 欢迎来到手机摄像头的媒体时代

安卓手机(mobile.hiapk.com) 编辑:vr日报 时间:2017-09-13 手机扫描分享

这就是下一个计算平台,苹果用不能再被称为手机的硬件产品定义了——一个以摄像头为核心的媒介新时代。不用BB新发布的这些功能谁谁早有了哪些手机都用上了。不然“那些品牌”为什么没在10年前重新定义手机?

自第一代iPhone出现后的10年间,“阵亡”的科技产品和公司尸横遍野。十年后随着iPhone X再次定义手机,估计殉身的产品和企业会更多。

当然,新的iPhone没有说自己定义了“下一代计算平台”,就如同脸书谷歌微软大搞VR头显/眼镜时它什么都不做(如果可以忽略今年刚宣布OS X桌面操作系统支持VR这种有没有都无所谓的话);如同谷歌微软脸书又开搞AR头盔它一样还是站脚看着一样。

在发布iPhone 7系列摄像头时,苹果全球营销高级副总裁说:我们不会说让你扔了单反相机,但我们可以说iPhone 7就是最好的镜头,同时也是最好的手机摄像头。

谁也取代不了手机,因为自iPhone X开始,手机现在都可以不叫手机了,它们自己取代了自己,正在成为一个围绕摄像头的新媒介。

脸部扫描定义了人机交互和社交的新关系

让人机交互进入一个“看脸”的时代,意味着我们自己把机器识别和人工智能提升到一个更加端庄的时代。但同时越保险的方式越麻烦这个逻辑依然存在。

这里包括Animoji可实现的个性化虚拟卡通表情包。不仅比扎克伯格努力要尝试的虚拟社交要方便和广谱太多,而且对目前包括Snap、Ins这两个相爱相杀几乎一模一样、核心卖点是手机镜头滤镜的社交应用都是很大的冲击。

这个是苹果刚发布的可以通过人脸扫描生成的个性化表情包

这个是《黑镜》中的一个镜头,看出跟上图的某些关联吗?

Snap及其复制者们,虽然在手机滤镜上早已实现了3D人脸识别、生成卡通或者AR效果表情包应用。但是随着更快更强大的iPhone X的出现,几乎所有用苹果手机的人不用通过Snap/Ins应用就可以互甩表情包沟通了。

不敢想接下来的微信聊天画面……

说实话我一直怀疑在私聊应用场景中,两个人互甩表情包会不会太弱智。后来发现自己居然下载了所有微信最奇葩的表情包,而且能够不说话只摔表情包的都是跟最亲近的熟人。想来这种带有自己表情特征的个性化Animoji不仅在沟通中能很顺畅被接受,而且瞬间就能大面积盖过Snap/Ins应用。

如果说Snap对广告创新最重要的贡献就是滤镜应用的话,那么现在到了苹果大面积推广这种滤镜社交广告的时候了。

AR会成为手机基础应用——暂时不关眼镜什么事

ARkit工具能干出多少花样就不用一一举例了。Twitter上有大堆例子刷屏。问题不在于基于iOS系统的AR广告效果究竟能做成怎样,而是从现在新版本的iOS发布算起,预计到年底全球将有5亿台设备上(iPhone 6s/iPhone 7/iPhone SE以及iPad Pro和2017新版 iPad)可以看到ARkit制作的广告。想到Facebook领衔那么多大厂团建“下一代计算平台VR”,折腾了几年加在一起的市场数字都不能堂而皇之公开,不免会觉得上帝还是喜欢简单的事情:有人四两拨千斤,有人反其道而行一定要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在AR这件事上,看来脸书短期内不打算再玩什么眼镜了,谷歌也不会把改装企业版之后的Googleglass再拉回大众市场。其他大厂谁爱折腾谁折腾,反正苹果手机不用插眼镜一样玩ar游戏。在上面提到的iOS市场占有率的碾压下,只意味着一件事:一切围绕手机摄像头方向的产品都是符合市场趋势的。其他都先洗洗睡。

然而最终苹果还是会定义自己的AR眼镜

当然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判断,只是一种趋势。就像昨天的发布会上苹果宣布Apple watch已经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品牌,而且根本不用提依据一样。当手机用户适应了iOS新功能的时候,适时推出的任何硬件都会是全球排名第一的。

AR眼镜也是这样,稍微有点逻辑就能想到:它一定是跟Apple watch一样与iPhone非物理对接(反正我是很难想象三星或者谷歌那种插拔手机的眼镜盒子形式在苹果产品上将是一种怎样不堪的局面)。

一个拥有现成的、最大AR应用市场的系统,难道不会自己定义AR眼镜吗?其实从这个角度讲,我们也大可以认为“A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只不过定义这个平台的是“上一代平台”中最成功的手机——或者它其实已经不再是、不仅仅是一部手机了。

只有内容是无界的、无法定义的事情

有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相机市场在第一代iPhone问世后,开始了大规模颓势,即使专业单反市场还能扛着,其他非专业机型(跟手机摄像头相比无任何优势的1/2.3寸消费级产品)基本全线覆没。

然而所有能用相机拍好照片的人,用iPhone也没差的。那些用相机拍不好的用手机拍更加没戏。

就是这个道理。一个硬件厂商可以根据科技发展趋势来定义新的硬件,但基于这些硬件的内容创意是无边界的。正如我们今天另外一条里说的,曾经为索尼PS游戏机开发游戏的团队,现在发布了针对iOS系统的手机游戏。画风、音乐依然如旧。只是游戏的价值观随着市场彻底改变了。

另一个有关内容的事情是,像FB、Ins、Snap这类大的移动社交平台上的内容由谁来定义呢?平台想要定义内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因为内容就是广告。然而上述这几个平台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没有任何硬件和系统。只有分发内容一个盈利方式。

进化史一再说是劳动工具解决了人类的进化。控制不了用户手中的“劳动工具”自然解决不了内容的进化,也自然不能真正定义内容。当然可以花钱买内容,但是目前最大的视频平台Netflix即使花钱也买不到迪士尼内容了。

所有没有硬件的平台最缺的就是能控制人们生产内容的工具。这或许就是扎克伯格那么想用VR取代手机的原因——看走了眼另当别论。也是谷歌为什么进退自如的缘故。

没有什么显而易见的“下一代计算平台”了。事情不是那么非此即彼地发生的。当一款手机已经不能算手机的时候,它就定义了下一代计算平台。一切都正在围绕摄像头发生。或许我们目前理解的AR/VR从概念到硬件都将随之改变。捧着现在的眼镜盒子模式等着插iPhone X的想法真让人不太敢接这个茬往下聊了。

标签 手机 摄像头
【来源:www.vrrb.cn】
  • 手机
    访问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 返回
    顶部